MBA中文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
西江大学MBA |西江大学经济研究院兼任教授金教授就“利率上升的明暗”展开讨论
来源: | 作者:西江大学MBA | 发布时间: 2021-06-15 | 10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市场利率正在上升。利率上升虽然会给负债较多的经济主体带来负担,但还会使企业收入转移到家庭收入上,从而增加消费。
市场利率正在上升。利率上升虽然会给负债较多的经济主体带来负担,但还会使企业收入转移到家庭收入上,从而增加消费。

去年3月下降到1.3%的国债(10年)收益率最近上升到了2.2%。但是,如果考虑到今年预计的4%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和接近2%的消费者物价上涨率,利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。今年5月国债收益率减去物价上涨率的实际利率为负(-)0.5%。随着物价上涨率下降或市场利率进一步上升,不久后实际利率将转为正值。

根据过去的经验,在市场利率上升之后,韩国银行也上调了标准利率。央行决定基准利率时应用“泰勒准则”。这是考虑到实际和潜在国内生产总值(GDP)差距、实际和目标物价上涨率差距,寻找适当利率水平的方法之一。笔者根据该准则推算出的适当基准利率,今年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超过了1%。下半年随着实际GDP接近潜在水平,适当利率有望进一步提高。这意味着目前0.5%的基准利率低于适当水平,不久的将来韩国银行将提高基准利率。

利率上涨首先会让负债多的家庭陷入困境。去年韩国家庭的收入与本金和利息偿还的比率(DSR)为36%左右。如果利率上涨,家庭的DSR就会提高,从而导致消费余力减少。甚至还会出现难以偿还本金和利息的家庭。其次是,以中小企业为中心的企业会增加利息负担。据韩国银行的企业经营分析,去年利息补偿比率不到100%的企业为35%。这意味着三家企业中有一家企业的营业利润连利息都交不出。(当然问题在于差别化。利息补偿比率超过500%的企业占41%),再加上利率上升,处于泡沫领域的资产价格下跌,会加重家庭和企业的困难。

但是,如果利率上涨,企业收入就会转移到家庭收入中,从而产生增加家庭消费的积极效果。从整体上看,家庭是金融资产多于负债的资金剩余主体。据韩国银行资金循环资料显示,去年年底韩国家庭(包括非盈利团体)拥有的金融资产达4539万亿韩元,是金融负债(2051万亿韩元)的2.2倍。由于长期的低利率,家庭的利息收入减少了。2000年达20万亿韩元的家庭净利息收入在2017年以后转为负值,尤其是2019年达到负9万亿韩元。与家庭不同,企业的负债比金融资产更多,是资金不足的主体。如果利率下降,就会有企业的利息负担相应减少的效果。企业的净利息负担额从2000年的39万亿韩元,最近减少到了20万亿韩元左右。
国民总收入(GNI)由家庭、企业、政府等各经济主体平分。家庭收入在国民总收入中所占比重从2000年的67%下降到最近的61%左右。相反,企业份额却从19%上升至27%。家庭相对变得贫穷,企业变成了富翁。与企业利润增加相比,存在工资上涨率相对较低等诸多原因,但低利率也导致家庭收入相对减少。如果利率上涨,国民总收入中的家庭收入就会增加,消费余力也会增大。在运用货币政策时,不仅要考虑利率上升带来的负面效果,还要考虑正面效果。